史兴国对谈顾振清:NFT艺术有哪些可以抵御加密寒冬的“武器”?

转载
29 天前
5287
火讯财经

文章转载来源:火讯财经

8月29日晚,观火琅琊榜第五季第五期播出,阁主史兴国先生(中国计算机学会区块链专委会委员、国家科技进步奖获得者、Hyperchain 超块链创始人、中科院软件所互联网实验室前总工程师)在本期的对谈嘉宾是独立策展人、加密艺术策展人、广州美术学院客座教授顾振清先生。

顾振清先生是评论家、批评家,2003年至2006年任上海多伦现代美术馆总策展人、2004年任中国当代艺术奖(CCAA)艺术总监、2006-2008年任上海朱屺瞻艺术馆执行馆长、《视觉生产》杂志主编。2018-2020年任台湾艺术大学雕塑系客座副教授,2021年起任广州美术学院客座教授。

本期节目中,史兴国先生和顾振清先生展开深度对谈,详细分析加密艺术的市场前景、加密社区的运行机制、IP开发的逻辑理念、数字藏品的前行之道,看NFT艺术有哪些可以抵御加密寒冬的“武器”?



本期看点:


1、元宇宙为什么能改写以及如何改变人类艺术史?


2、加密艺术与传统艺术相比,有哪些独特价值?


3、元宇宙同艺术的结合过程中,底层链技术发展对于元宇宙艺术融合起着哪些具体的作用?


4、NFT艺术有哪些可以抵御加密资产寒冬的“武器”?


5、NFT艺术市场的未来趋势将会是怎样的?


6、“无聊猿”IP有哪些可以借鉴的成功经验?


7、如何看待中国IP文化出海、在海外发行NFT的现象?


8、中国IP文化出海要特别注意哪些问题?


本期访谈视频完整版可在视频号“火讯财经”点击“直播回放”回看。

下期预告:

下周一(9月5日)晚上7点半,阁主史兴国先生将对谈火链科技党委书记兼CEO、火链科技研究院院长、中国中小企业协会副会长袁煜明先生。敬请期待!

节目介绍:火讯财经高端访谈节目观火琅琊榜第五季主题为“Web3先行者”,每期节目中,阁主将深度访谈一位知名嘉宾,每期从教育、技术、哲学、投资、艺术、产业、法律等不同视角,畅谈Web3、元宇宙、NFT数字藏品等热点话题,深度剖析前沿经典案例,展望行业未来趋势,为用户带来极具价值的优质内容。

对谈实录(有所删减):


第一板块:NFT加密艺术


史兴国:

去年NFT加密艺术概念爆火,自去年Beeple的作品《每一天:前5000天》在佳士得拍卖行拍出6,900万美元以来,加密艺术已成功地吸引了“传统”艺术圈人士的高度关注和广泛参与。从杰夫·昆斯、达明·赫斯特到蔡国强、徐冰、张洹,许多国际和国内知名艺术家都曾推出自己的加密艺术作品或NFT项目。去年下半年,顾振清老师相继策划了多场有关元宇宙、加密艺术生态的展览、主持了多场线上+线下的讨论活动。请问是什么样的契机让您进入到加密艺术领域?您进入到这个领域以来最大的感悟收获是什么?


顾振清:

谢谢史先生的问题,其实我进入加密社区也只有一年零四个月的时间,真的是因为去年的两件事情,一是3月11日,Beeple的作品《每一天:前5000天》在佳士得拍卖行拍出6,900万美元让NFT就彻底出了圈,二是游戏公司Roblox挂牌上市,也提出了元宇宙概念。这一系列让区块链、元宇宙和NFT出圈的信息引起了我对新兴科技发展所带来的人类认知新领域的高度兴趣。

跟国内和国外的加密社区从业者接触以后,我有了很多感性认知,然后经过一年多的时间,我通过费曼学习法把学到的加密知识也教给了别人,收获到了非常好的反馈。因此,我感觉到建立了区块链互联网升级赛道之后,在人类数字化和智能化发展的指数级增长轨道上,正创造着一个关于虚实相生相融的人类新型社会形态的愿景。这个愿景一下子颠覆了我的认知,原来我们以前痛感的当代艺术发展50年一直处于一种比较固化的状态,没有给年轻人提供一个上升空间,加密艺术已经有了元老院,当代艺术已经有了金字塔体制。

你刚才所提到的好多艺术家其实30年前就出名了,为什么30年后他们又来发NFT?

第一,因为在历史上,当代艺术家是一茬一茬出来的,很多艺术家都是30年前,甚至40年前就出名了,现在还在金字塔顶端,艺术力量出现了更迭停滞,商家形成了审美疲劳,也导致了当代艺术的一种存在性危机。我觉得当代艺术已经失焦了,我失望了,我只能寄希望于当代艺术自身的变革。

第二,因为数字原生艺术同最初的计算机艺术、互联网艺术、人机交互艺术、VR艺术、AR艺术,虽然有的有了几十年的积累,但跟当代艺术能够形成互为表里的发展,甚至它们也有了自己的一些样板,比如灵芝电子艺术节,是数字媒体、多媒体、人工智能艺术的一个特别重要的堡垒。

它们另辟了一个当代艺术空间,但是这个空间只是让新技术为艺术所用,并没有达到真正的人类对知识存量的一种突破,或者变成一种新的知识增量发展。所以我觉得属于数字原生的艺术虽然在当代艺术台阶上往前走了半步,但这一步还是迈得不够坚决。

在2009年,我们终于等来了互联网技术的一个革命性变革,区块链诞生了。区块链诞生以后,它给所有的用户和艺术家带来了一个新的可能性,我们以前通过数字化艺术搞创作,无法避免的问题就是被抄袭、拷贝和复制。但是以后我们在区块链上所生产的所有内容已经不归哪个中心化的大厂或者平台,也不归哪个垄断机构,只属于我们每一个人,并且无法篡改。让很多艺术家能够对自己的艺术创作未来产生畅想的一个根本原因就在于在区块链上个人的自由权利得到了最大的安全保护,大家在链上的所有东西都是公开透明的。

现在的加密艺术,跟以前用计算机来做创作或者用3D建模来做创作的数字原生艺术完全不一样,区别就是由于数据的包产到户,解放了艺术家的积极性,它把艺术各个方面的力量都调动了起来,然后生成了一个非常立体多元、可共享的世界。

史兴国:

顾老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达过一个观点:元宇宙生态将改写人类艺术史。想听您详细讲讲,元宇宙为什么能改写以及如何改变人类艺术史?您发现加密艺术与传统艺术相比,有哪些独特价值?


顾振清:

传统艺术可以倒推到数字原生艺术,物理原生艺术包括当代艺术、现代艺术、古典艺术,以及其他各民族的各种传统艺术和原始艺术,因为它们没有到达加密原生的技术加持,所以它们都可以统称为传统艺术。很多传统艺术家无法转换赛道的原因就在于他们无法放弃他们的审美惯性,甚至说他们还在自己的思维定制里头打转,他们看不到加密艺术到底有一些新属性。只有从各个角度突破人类既往的认知来获得知识发展、知识生产的新可能性,才是加密艺术提出的新任务,而加密艺术为什么能提出这些新任务呢?因为它所提供的新领域,新视角,新思维,新技术,完全不同于以前的数字原生艺术了,比如来自于密码朋克的加密技法,加密技法,加密技术。

他们这些程序员、工程师、科学家把加密算法,加密技术,没有放在手里垄断,而是将它们交给所有的开发者共用,这就是一种科学家的胸怀。这种技术的开源,其实也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基石。我们政府之所以对个互联网进行垄断啊,就在于注意到了这种跨国资本主义对大数据的垄断造成了一种不平衡的发展机制。加密朋克早就知道这个状况,所以他们在发展它的PSA加密算法,椭圆形算法时就将这种加密技术推到了极致。

假如想要在加密世界中遨游,对于区块链底层技术的分析研究是必然的。史总是区块链技术届的元老,您认为元宇宙同艺术的结合过程中,底层链技术发展对于元宇宙艺术融合起着哪些具体的作用?


史兴国:

加密技术提出了一种新的可能性,它在加密艺术的技术端和属性端的很多东西都是以前传统艺术没有的,一是哈希函数,在加密艺术里技术的发展、执行和应用都到达了极致。二是时间戳艺术,在区块链上,它形成了一个内在的时间流,通过交易数据不断的形成一个时间的流程。

2015年刚刚发现第一个创始区块,2020年最后一个区块产生,从第一个区块到最后一个区块,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以太坊时间链,所有的链上承载物都具有时间轴秩序。时间链里上次序分明,这种类比的时间线是每一个在链上做创作的加密艺术家必须要对待的属性和技术,所以很多的的作品实际上因为区块链技术而被赋予了这样的时间属性。

而且我们作为技术人员来看,目前的互联网实际上处于一片混沌。这种混沌是数字技术以前的一些弊端,也就是说你无法分辨你放上的A数据和B数据这两种不同的数据的先后和所属者。在有区块链之前,整个互联网都处于这么一个混沌状态,而有了区块链之后,这些数字化的物件就变得可辨识、可持有、可交换、可处置。因为有了这些特性,在它们上面就可以做很多事情,建立起协作、交换、质押等一切可能的经济活动。

另外,有了区块链后可以让每一个作品直接面向合作者和受众,让自古天下知音难觅的情况变成作品一发天下知,并且还不影响它本身版权属性。这样可以有效的降低协作成本和触达成本,激活艺术家的创造力,实现艺术作品的价值变现。NFT成为元宇宙最重要的基建的原因也就在于它实现了数字世界的差异化确权。同时,不仅确权的成本低,维权的成本也降低了,数字平台不敢分赚的钱就是因为他们怕权益被追溯,所有的交易状况都在线上,反而有利于公平处理。

不管整个行业被挖掘出了多大潜力,以及他们觉得在以后的协作上能带来多大的利益,这些东西都让大家充满了信心,从而导致市场突然变得特别火热。


史兴国:

随着加密熊市的到来,与加密货币唇齿相依的NFT市场也遭遇了寒流。据NFTGo统计,全球NFT资产市值的历史高峰在350亿美元左右,不到半年时间已缩水至220亿美元。Cryptoart统计了七个主打艺术的精品化NFT平台,发现今年6月份这些平台的NFT艺术累计交易额不及2700万美金,较5月下滑约70%。去年夏天它们的单月销售成绩曾达到7亿美金。NFT艺术的单价也呈现下行趋势。在这场全球加密资产寒冬中,“传统”艺术世界的艺术家、藏家和经纪人也成了潜在受害者。

顾老师认为NFT艺术有哪些可以抵御加密资产寒冬的“武器”?您认为NFT艺术市场的未来趋势将会是怎样的?


顾振清:

实际上,现在就是加密社区的寒冬,尽管NFT是寒冬里一个最坚挺的领域,像前段时间在纽约还爆发了大规模的NFT艺术节,做得非常热闹,无聊猿俱乐部是现在最顶级最热门的俱乐部,但是随着整个加密体系的缩水,NFT随之缩水的可能性非常大。

最好的NFT创作往往都是在熊市期慢慢的积累出来的,其实很多艺术家实际上是有场思想解放的,他们从一个混沌状态的数字世界到达一个拨开云雾见天日的基建元宇宙世界,经历了一个巨大改变,这个改变其实也像一道理性之光照耀到了我们现在的物理现实世界。我觉得整个天地宇宙、外在世界,包括人类运行都有一个底层逻辑和规则,这份逻辑和规则被铸造确权,让一个混沌的世界变成一个有定义、有分别的世界,但是如果我们忘记我们的名字和我们的定义,回到存在的本质,那么你跟万物之间实际上是可以连接的,你跟万物之间是无封闭性的。比如孔子所说道是一种中庸之道,其实他强调的是不要以自己为中心,要跟生物圈、环境、宇宙和平共处,以获得一种同频共振的协调性发展。

只有回归Meta,才能接触到真相和真善美的真谛。人类理性中的数学系统、几何形式,跟时间和空间框架有根本的关系,而这些元素正在被加密艺术家彻底的解放出来,就变成了加密艺术创作领域里的最基本的蓝图和赛道。

为什么说加密艺术很可能是当代艺术的掘墓人?因为加密艺术的一种迭代方式是当代艺术的一个最重要的出口,加密艺术有了最根本的创造力的底层逻辑。人间的大道是宇宙的,这些规律我们可能只知道一部分,但是如果我们不断的去映射,去摸索,去分享,我们的知识边界实际上是可以往未知推进的。

有了加密技术以及Web3.0的技术合作,Web3.0的网络,5G、6G、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都成为了一种互联网迭代新模式的展示方式。其实人机交互终端、显示技术、VR、AR、XR就是扩展现实,我们把XR看作是一个自变量,整个技术的发展就是变量,XR就变成了一个应变量,它们形成了一种函数式发展存在,所以它们也成了元宇宙技术的四大支撑,有了艺术家技术方面和愿景方面以及视角方面的赋能。

当代艺术无法企图有加密艺术的先进性,加密艺术让社区变成了最早的艺术的众筹者和供养人。现在的艺术家团结在一个可拓展的社区,然后领导大家一起致富,所以现在的玩家也能明明白白的往一些好的盘子里钻,他们知道里头有非常好的创意和可以引爆艺术流行性的基因,所以参与进来。这样的社区可协作性,包括一定的特殊金融通货性,使得加密艺术变成了一个经济学的游戏和社会学的实验。加密艺术的这些特点,其实是当代艺术的中心化体制无法替代的,而且加密艺术有数据可开发,代码可编程的特点,可以让所有参与者进来二创,激活艺术的创造力。

像盲盒这种玩法因为具有很多关于迭代性和风险几何的特殊性质让加密艺术变成了一个创意。NFT和加密社区一样进入到一个熊市低谷,但是NFT和加密艺术所形成的艺术新属性、新创意以及新的思维拓展途径说明了一个道理,即加密艺术是人类自身认知的一个阶梯,人类在这个认知上不断地去冲击Meta的知识底线,然后让人类对存在,对时间,对空间的认知有了新的突破的可能。这样,人类文明才能在数字大迁徙的轨道上有可能通过数字化实现范式转移,获得一种数字永生的可能。

为什么呢?因为物质文明和生物圈是很脆弱的,一场核战争可以毁掉所有的地面的文化。巴米扬大佛并不是被自然摧毁的,是被人所摧毁的。所以如果我们不去抢救这一些人类的这个精神的遗产,让它数字化上传到我们的区块链上,我们真的对不起前人所提供的那么多财富、思想。只有在加密赛道上,我们才有一种紧迫感,尽快地让人类文明从碳基向硅基进发,从物理存在向数字存在进发,那么才有可能让人类的存在产生意义,维系人类文明更长期的存在下去。


史兴国:

您刚才举的例子,尤其是巴比扬大佛的例子非常好。它被炸毁非常令人遗憾,但是从某个角度来讲呢,实际上它从了一种物理存在,变成人们心目当中的一种存在。而且呢,这种存在也逐渐有数字化的趋势。记得前两年,好像是中国艺术家牵头做的给巴米扬大佛光影重现的展览。所以你可以看作,它虽然物理形式已经不存在了,但是它的精神形式或者数字形式呢,毕竟还要永远的存在下去。而且它自己本身被炸毁这个事情就代表着人类在文明上的一些重新思考,或者人类的文明从建造到毁灭到共识等等这个过程的一个新的模式。


第二板块:IP开发


史兴国:

您刚才也提到了加密艺术本身的一个重要特点,实际上它更是一种社区化的发展。以前从一个艺术家本身去做一个艺术品,然后等待别人去发掘,变成了一个艺术家启动一个作品,然后用这个作品启动一个社区,然后产生的一种非常好的后续发展效应。

说到这点呢,我们就想到无聊猿。无聊猿BAYC社区已经从一个相对冷门的事物发展成了一个流行文化现象,众多持有者包括很多名人比如流行歌星贾斯汀·比伯、NBA球星马克·库班和斯蒂芬·库里、周杰伦以及国内一些知名企业比如李宁、倍轻松、绿地集团等。顾老师觉得“无聊猿”IP能够做得如此成功,有哪些可以借鉴的经验呢?


顾振清:

这个经验我觉得就是永远不要去抄作业,永远要用马斯克倡导的“第一性原理”思维去考虑什么是创造性,什么是发明力。因为如果你回到第一性原理思维的话,无聊猿BAYC相对于老项目Cypto Punk或者加密猫的超越在于它能够做流行文化的引爆,它彻底的贯彻了一种去中心化规则,Cypto Punk就是一直用中心化的方式在运行,而无聊猿BAYC不一样,它等于放开你的RP权利,你拿到你的无聊猿BAYC后,不只是可以自己使用,可以变成一个logo或者文化衫,而且你更可以组织一个乐队,可以做衍生品。它卖给你,不只是卖给你,它把RP权利也卖给你了,所以无聊猿BAYC的整个社区激发都是无限的。

我觉得无聊猿BAYC是PFP最好的一个发现和发明,最重要的是它没有纠缠在艺术和美术的视网膜上的快感,它体现了一种存在主义的无聊感。最重要的是发起人YugaLabs抓到了一个心理,就是这一批在加密社区里头报复的人,他们的富裕不被人承认,他们需要在他们的小社区里做一些病毒式的传播分享,所以它利用了四种规律:一是少数人原则,由专家、派对王、推销员组成的一个“20%少数人去影响80%多数人”的传播学准则;二是粘性法则,就像洗脑神曲一样,你只要看到无聊猿BAYC,就有流传基因;三是破窗理论,就是一个大楼的窗户,好多天没去修的话,那么其他窗都会被打碎,因为大家觉得没人管;四是“邓巴数字”,每个人即使有再大的影响力也只能影响150个人,但是如果这150个人行动一致的话,每个人再去影响150人的话,就形成了“小众带动大众”的传播模式。

无聊猿BAYC是学习了新冠病毒的,它们既有“病毒的病原体”——无聊猿这样一个视觉形象,又有“携带‘病毒’的人”——一批加密社区里不遗余力的推波助澜者。然后它又有一个好的环境:无聊猿BAYC推出的时候,NFT已经落地了,社区正在兴风作浪,又是个牛市的最高点,所以一下子变成跨圈、跨层次的东西,让好多体育明星比如马克·库班、斯蒂芬·库里,还有麦当娜、周杰伦等明星也加入到社区里来玩。

无聊猿BAYC永远在生产很多新闻,在世界各地开各种各样的派对,做很多推广,所以无聊猿BAYC在今年也形成了一个“下克上”的反噬,它可以把Cypto Punk买下来,无聊猿BAYC真正是一种潮流文化的基因发展结果,它适合了波普文化,适合了加密文化,适合了加密社区的很多的特性,才能发展到这个地步。

后来的很多仿盘,割的是智商税,没有上帝视角,只是抄袭爆款元素,其实错。打败柯达胶卷的不是富士胶卷和爱克发胶卷,打败柯达胶卷的是数字相机。打败数字相机的是苹果手机。很多抄作业、仿盘都是某个系统中的一种价值转换。你只有超过这个区域、超过系统,回到Meta,回到人类创造性思维性的底层逻辑上去思考,你会发现原来树还长了很多其他的枝丫,有很多不同的路径和主干,你如果走一走其他路径的话,很可能就会有一个超越。超越一个区域,获得一个更广阔的视野,那个视野就叫蓝海,你如果去做仿盘,那就是红海,就需要跟人家咬得血淋淋,最后也没有多少利益的空间。你只有拥抱创造性的蓝海,那个未知领域,才能收获整个天下。退一步海阔天空,抄袭的事情只有刀光剑影。


史兴国:

顾老师实际上已经告诉我们,不管是企业也好,或者是要发行NFT的明星也好,你不能做仿盘或模仿。艺术本身就是一个不断创作的过程,你可以做一些形式上的仿照但是一定要做自己的东西。我觉得这是如何保持长远发展、长远被人认可的核心。同时在运营层面,要让参与者获得参与感,不管是收益还是仅仅简单的精神上的愉悦,都应该有一种收获感。这是让项目长期发展的关键原因。

最近有一个明显趋势,国内一些知名IP在尝试“文化出海”,在海外发行NFT。很多做数字藏品,或者做NFT的人,他们在国内的市场下,他们觉得可能受到的比较大的监管,或者是觉得可能在海外他们会有更大的腾挪空间,所以现在有不少的做藏品或做NFT的这种团体、机构,在尝试文化出海。在您看来,如今的中国IP要做出海做NFT的话,怎么样才能触达海外圈层,什么IP才能在海外凝聚共识?


顾振清:

我觉得出海的项目其实是整个人类加密艺术的一种创新模式,因为你要做创新的话,你必须要依赖公有链的所有资源,让所有的确权变成独一无二的确权,没办法变成一个淘宝升级的联盟链的确权。

人类的知识创造实际上是有限的,我现在发现中国的十大加密艺术家,都在公链上披荆斩棘的走,我还是很支持他们,因为你只要发布的是作品,艺术家就是在人类的一个公有知识赛道上来去行走。所以他们在公链上去激发那批新富阶层,因为新富阶层并不是去美术馆,去画廊,他们从小拿手机玩游戏,挖矿,他们也需要一个新的财富象征物来炫耀,来做一个锚定。买房地产,买游艇都过时了,他需要做真正的好艺术的持有人,是这个艺术的藏家,才有面子,才可以炫耀,所以加密一族和数字财产肯定会成为新富阶层的一种财富象征。

所以要面对如此庞大的受众,你必须需要公链的所有技术不断更新,但是我要说国内的合规落地联盟链的一个创新场景是一个很好的练兵,因为从2035年的国家愿景上,其实联盟链的发展终极形态跟公链发展是殊途同归的,我们走了一个更加谨慎的、合法落地的一个法律环境里,做一种区块链的探索,我们就跟人家不一样,人家叫NFT,我们叫数字藏品。数字藏品是一个很好的练兵,因为我们要利用区块链的很多技术来激活我们的供应链,来激活跟金融系统的衔接,然后我们以后也要把文交所和其他交易所的东西,在二级市场上做合规的运作,跟一级市场的发行要进行结合。

另外,如果我们这么多联盟链的健康发展和他们互相连接,真的是一种大规模协作的可扩展机制,我们有这么大的消费的人群,中国有这么多的手机用户,一旦市场连接到更多用户的时候,它真的会变成一种无法遏制的联盟链。这种联盟链跟公有链,就是一步之遥,它有更多的打通可能,所以我相信联盟链在中国会成为一个非常鲜活的沙盘推演,为公有链发展的危机做一些最好的防范,然后等到走向公有链时可以一步到位。


史兴国:

但是从技术角度来讲,有一个小秘密,不知道顾老师知道与否:事实上,现在即使是联盟链也是一个串型架构,这意味着它在扩展性上很糟糕,性能也随着节点数增加急剧下降,所以现在节点数不能无限增加,也就意味着在目前业务量不大的时候看起来好像还行,但是再往后,几乎就没有解决方案,只要还是串型架构。


顾振清:

我觉得数藏平台最大的痛点就是说它很可能会变成一个加强版的淘宝,它不是web3.0,而是web2.5。联盟链发展的痛点,也需要中国的一些真正的开发者在这里面找到真正发展的空间。


史兴国:

您说的对,这正是我们在做的事情,我们超块链公司从一开始就是一五年开始,我们就专注在做这个区块链的底层技术,那个时候我们就觉得如何要让区块链去支撑整个互联网级别的应用,而不是一个企业级的应用。其实目前即使是不管是国内联盟链还是海外的以太坊、solana等,他们确实支持了很多业务,但它的业务规模其实最大也就到了企业级,还远远到不了互联网级,那么到互联网级必须得底层变成并行架构。只有如此,不管是web3.0也好,元宇宙也好,才有一个可见的未来。否则,你是不太可能在串行区块链上去搭建一个那样的未来环境。


顾振清:

同意,史老师,我现在已经把那个创造性、艺术性观察到程序员领域和工程师领域,有很多美丽的公式和代码,并不是艺术家所创造的,而是科学家和程序员所创造出来的,而且这些东西我都可以把它投影到形式化系统,用图形型引擎,把这些好的技术的开发,把它映射为艺术作品,到时候很可能就是我作为这个艺术圈的一份子,要需要跟技术圈的大咖史老师要有个强强协作,做一种技术和艺术的互相的映射,这个交叉点正是艺术发展的方向。极简到最后,我发现有些代码是美不胜收,因为它代表了人类对Meta的一种认知,所以当这个艺术不断在做自我革新的时候,当罗马奥帕卡在1965年开始从一无止境的写到无穷的时候,他这四十几年通过223张画图,一共写到了500万个自然数,不断写下去,他这个工作本身已经超越了抽象,超越了形式美,他用他的生命在传释什么叫存在,什么叫时间。

我觉得以后的创作者很可能是程序员,很可能是人工智能的科学家,很可能是一个设计师。他有顶层设计,有好的思维,很可能是一个社会活动家,甚至是一个派对之王,都有可能。这些人如果拧成一条绳,那么很可能会出现中国的帕克。我认为帕克不是一个人,他是一群人,它里头有资本运作的高手,有这个基金的高手,他不断的在奖励所有设计中的很多人。所以,他才有一个HB的一个FT来支撑NFT。虽然现在我也在不得不去用数字藏品去谈这个跟文旅的结合、跟文创的结合,把我们的元宇宙,跟那个不同的工业行业,产业区,跟风景区,跟我们线上社区做一些超连接,让这些不同的场景做一个结合。但是我更希望的是史老师你们对并行区块链的技术的开发,而这些建议终归会对好多决策者给予一些正向的引导,我们相信中国的区块链,肯定就是说对人类的区块链会有一种特殊的贡献,而不是就是联盟链这么简单。


史兴国:

是的是的,所以我们在做并行区块链的时候,一开始就盯准的能够让所有人参与,而不是联盟链形式的这种链。严格来说,它更是属于公链体系的技术。而且我特别惊喜,您竟然能够欣赏出代码的美,这通常是我们做技术的人才会感受到的东西,所以我觉得作为一个艺术家确实不一样。不仅他在创作美,实际上他更多的是眼睛在生活里,包括在各个方面呢,去发现美,这点太让我惊喜和意外了。

顾老师最近在加密艺术IP方面有哪些动作计划可以跟我们分享吗?


顾振清:

我去年做了两个加密艺术的展览,一个是去年8月8号在温州美术馆做的“脱域”,从数字原生到元宇宙的第一个加密艺术展,这是中国美术馆平台上做的加密艺术展,在全球也是领先的。另一个,在去年9月29号在苏州寒山美术馆下面的一个官方美术馆做了一个叫《分身:我宇宙》的加密艺术展。这两个展览构成了我去年非常重要的加密足迹,像帕克等一些国外重要的艺术家也参展了,国内十大加密艺术家,刘佳颖、宋婷、瑞瓦、王兴、大悲宇宙也都参加了。

所以我跟加密艺术家在共创一个艺术的新平台和新事业,今年我希望在深圳、广州,或者在上海,做一个迭代,就是我们想在中国原创元宇宙的艺术节上,把加密艺术作为中国人对全球的一种贡献展现出来,中国不能只是在经济上崛起,我们必须在文化上,在精神高地上也要崛起,才能提出真正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


史兴国:

太好了,我也特别希望您这个活动能够举办的特别成功,有机会我一定要过去看看。您今天所所给我们分享的东西,让我们不仅感受到加密艺术,或者是对未来整个区块链行业,未来元宇宙的发展,更让我们感受到了您作为一个艺术家在整个行业里头,下一步该朝什么方向发展,该怎么去关注人类的发展,怎么从哲学上去思考,我们用什么方式去创作,去把艺术变得更好,去把数字本身变成人类生活中的一部分,然后让他去推动我们人类的发展也好,经济活动和我们的进步也好。这些东西都让我感受到了特别诚挚,特别。这个让人有投入感,和参与的激情的感受,谢谢您今天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