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高标准存储助力数字经济发展,MEMO云存储受邀参加第十二届中国西部国际资本论坛暨全球经济发展论坛·中东欧峰会——数字经济发展峰会

29 天前
11708


2021年9月15日,作为第十八届西博会重大专项活动,由四川省人民政府主办,成都市人民政府等承办的第十二届中国西部国际资本论坛暨全球经济发展论坛·中东欧峰会在成都举行。

十一届、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建中央原主席陈昌智,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农工党中央原常务副主席刘晓峰出席论坛并致辞。四川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民建四川省委主委陈文华主持论坛。


本次论坛汇聚了全国最具代表性和影响力的政界、商界、资本界及企业家资源,其中包括50余位中央及地方政策制定者、著名经济学家、知名企业家、600+机构/企业高管;东欧16国驻华大使等共计1000人左右相约蓉城,共同探索、助力新环境下经济发展,分享后疫情时代下的创新与机遇。

中国西部国际资本论坛12年来首次举办数字经济发展峰会,作为主论坛下重要分论坛峰会之一。众多嘉宾对区块链技术、政策合规、数字人民币、产业应用、元宇宙、东数西算与分布式存储等数字前沿科技和热门领域展开了探讨。

赛迪区块链研究院院长刘权认为,数字经济很明确包括两个部分,一个是数字技术的产业化,同时也是一个产业数据化。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兼首席数字经济学家陈晓华表示,数字科技,数字产业,数字金融是数字经济三要素,5G是数字时代的高速公路,将催生和推动各行各业的数字化发展。


MEMO云存储作为区块链存储的创新者与引领者也受邀出席,Memo Labs研究员Dr. Muta木塔发表了主题为《分散式存储的机遇和挑战》的演讲。Muta博士指出,对于NFT的存储安全问题,NFT目前存在数据丢失的问题,原因是目前大多数NFT只将智能合约存储在区块链上,而元数据及媒体数据却存放在中心化服务器上,数据丢失的概率很大,而且还面临以太坊网络拥堵、存储能力受限且gas费高昂的问题。

而MEFS(MEmo File System)是MEMO文件存储系统,以易拓展、高性能实现了系统的读取秒数级、扩容ZB级和存储长久性,能够助力NFT更好的存储。随后,Muta博士在视频演讲中表示,MEMO分散式云存储一直致力于验证查询、安全存储等新兴技术,并以创新的分层及冗余技术、独创的RAFI相关数据修护技术为用户提供安全、可靠的数据存储,助力信息数据永存。

MEFS不仅可以为NFT提供更好的存储,更是致力于服务于整个大数据时代。

因为在当下,数据是经济发展的重大引擎已形成共识。虽然近几年大数据获取、存储、管理、处理、分析等相关的技术已有显著进展,但是大数据技术体系尚不完善,大数据基础理论的研究仍处于萌芽期,面临数据安全和隐私数据泄露事件频发的难题,凸显大数据发展面临的严峻挑战。在大数据环境下,数据在采集、存储、跨境跨系统流转、利用、交易和销毁等环节的全生命周期过程中,所有权与管理权分离,真假难辨,多系统、多环节的信息隐性留存,导致数据跨境跨系统流转追踪难、控制难,数据确权和可信销毁也更加困难。


为了解决数据的安全与隐私问题,Memo Labs推出了MEMO分散式云存储系统,其文件存储系统MEFS(MEmo File System)以区块链去中心化为底层技术进行了多项创新。首先MEFS创新了数据分层及冗余机制,能够防止额外链上事务和存储压力并降低了系统负担;再次,MEFS开发了一种快速公开验证方式,验证证明可以在一秒内完成,能有效降低通信开销和验证证明的计算成本;最后,独创的RAFI技术能够大大缩短数据修复时间,让系统安全性和可靠性都进一步提升。

因此,MEFS以区块链去中心化为基础能够为数据安全和隐私问题清扫障碍,助力数据真正成为新时代经济发展的重大引擎。

放眼当下,数字化建设虽然让区块链存储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历史机遇,但是如何提高可用性以及如何向大众推广和普及仍然是一项挑战,前路依然道阻且长。MEMO云存储将始终以高标准存储为己任,未来将继续不断优化MEFS的安全性、可靠性与可用性,助力数字化建设稳步发展和文明长盛不衰,MEMO云存储的愿景就是让人类信息数据永存。


Tracy

13篇

文章总数

156716

浏览数

新闻排行

F站|《鱿鱼游戏》背后的真相,竟与加密货币有关?

这部剧引爆流量的背后,竟与加密货币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F站|摆脱美元依赖!普京或将加密货币作为结算单位

我们别无选择,只能选择其他货币

肖飒:不宜以非法经营罪评价币圈经营行为

就报道中“知情人士”的描述和观点,略评几句,不作为大家下一步行动的参考意见。

熵链公益|福建加油!区块链永恒铭刻每一个令人动容的抗疫瞬间

抗疫小程序上线短短一天,就有一万多人参与及见证福建同心抗疫的每一个令人动容瞬间。

池鱼之殃:全球大跌背景下的币圈该如何守住手中的币?

对正常的生产国家而言,只有在扩大分工和扩大再生产的条件下才需要更多的货币,而高利贷资本正好相反,它需要的是实体生产的普遍破产。只有破产、战争和病危等灾害,才能造成社会或家庭对货币的绝对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