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克专栏】徐明星的"孤岛"与李林的“火币森林”

原创
207 天前
21283
火讯财经

本文作者:火讯财经专栏作家    蒂克


在《明朝那些事儿》中,有这样一句话:在中国历史上,共同创业的人大都逃不过“四同”的结局:同舟共济—同床异梦—同室操戈—同归于尽。

这句话放在当下部分创业企业中,虽不能以偏概全,但也能道出其中一二。最近陷入多事之秋的OKCoin集团实控人徐明星,因为又一高管——旗下数字资产交易平台OKEX  CEO李书沸离职加入火币,再次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处,那些曾经一起并肩作战,共同为了区块链事业,对比特币有着共同信仰的战友,为何如今都一一离去,还带着怨气和不满。

留下的,似乎是徐明星的孤军奋战。

“他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人,也非常能看到一个人的优点和潜力,但过于聪明,会导致他对这些人充满不信任感,而缺乏对身边人的信任,那么离开是一定的。”一位熟识徐明星的圈内人士如此评价他。

“你听过市场上有火币系,但你听过OK系吗?”与徐明星性格截然不同的李林,却在悄然建立自己的“火币森林”。

李书沸的离职

关于OKEX人事大变动的消息,似乎惊动了整个币圈。原OKEX CEO李书沸5月14日对外声称,正式辞去OK集团的所有职务,包括OKEX的CEO,OKC集团的CFO,即使生效。

并感谢徐明星和OK集团让其在区块链时代施展了“一部分的抱负”。

施展了“一部分抱负”,这似乎看上去话里有话。

公开资料显示,李书沸于两年前加入OK集团,在李书沸的辞职报告中提到,其任职期间OK迎来了B轮融资,并马不停蹄的建立企业管理团队,然后负责海外项目的扩张以及集团的架构重组。作为职业经理人,李书沸对于OK集团的贡献自认为问心无愧,并称会放假陪家人,江湖再见!

只是这个假期很短,说好的江湖再见,很快又再见。

5月21日,火币集团创始人李林发布内部信,宣布李书沸正式入职火币集团,担任董事会秘书兼国际商务拓展副总裁,负责集团董事会日常工作,集团融资并购及国际业务开展与团队组建。

从李林对李书沸的任职工作描述情况来看,李书沸负责的业务跟在OK集团负责业务如出一辙,海外项目开拓,融资并购、团队组建。而从李书沸的上述辞职报告中看出,对于在OK集团“施展的一部分”抱负,接下来要在火币平台施展了。至于能否大展拳脚,施展他的全部抱负,目前断不能定言,只有时间才能给我们答案。

火币与OKEX本身就是行业竞争关系,二者都是体量比较大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对于李书沸的跳槽,徐明星在5月21日作出回应:“5.14日早晨我收到李书沸先生的离职消息,事前并未有任何具体沟通,5.9日李先生和我通话探讨韩国业务事宜,5.13日夜里11点多试图与我联系,当时我已睡觉。”

而李书沸的离职,徐明星事先并没有想到,对他来说,一切都来的太突然了。他在回应中称,区块链发展之路还有几十年,大家共同努力,最近也会提笔阐述OK的价值观和合伙人观。虽然过去几年OK经历过无数挫折,但是OK从未让行业和自己失望。

徐明星提笔阐述OK价值观和合伙人观,是否意味着李书沸的离开,是因为双方价值观产生分歧导致的?

很快,李书沸做出反击,称自己的梦想是协助明主建立一个伟大的企业,那里是公开、透明、分享、相互尊重的团体,充分表现区块链的特质。对于前雇主,我极度克制自己,我所做的一切为大家好! 对于前雇主,我问心无愧,苍天可鉴。我尽了力,离开了,用脚去投票,何罪之有? 赵长鹏、何一、雷臻、陈欣、孙忠英、魏鑫、段新星,都是罪人? OK第一代的国际团队离开了,第一代的企业团队离开了, 第二批国际团队所剩几人? CTO三、四年离开多少个? 企业管治如何? 我不忍心毁了OK,股东、前同事还在。 如果一家公司,能因为一个人的加入或离开公司,而改变,我Chris愿意身先士卒,为大家、行业而努力。大家翻开新的一页吧!为伟大的区块链事业而努力! 火币。

李书沸的回应,信息量很大,总结来看:

1、协助明主建立一个伟大的企业,何为“明主”? OK集团是公开、透明、分享和互相尊重的团体吗?很显然,在李书沸心中自有一把称。

2、对于OK集团的业务,问心无愧,何罪之有?如果徐明星自认为自己没错,那错的是我?

3、赵长鹏、何一、雷臻、陈欣、孙忠英、魏鑫、段新星作为团队创始人,为何却都选择了离开,甚至与徐明星公开撕破脸?

对于李书沸的反击,并指出从OK集团离职的一众高管,就像一把利剑,刺向了徐明星。曾经为同一个理想并肩作战的战友,为何落得如此结局?

众人皆离去,唯留徐明星。

讽刺的是,不久前徐小平的饭局上,火币网的李林和OK的徐明星,酒桌上的推杯换盏,把酒言欢,私底下早已暗流涌动,彼此较劲。

“黄埔军校“OK集团,那些年离职的高管

在李书沸的回应中提到,赵长鹏、何一、雷臻、陈欣、孙忠英、魏鑫、段新星,这些曾经作为徐明星的搭档,最后却都形同陌路,甚至成了徐明星的强劲对手。

作为曝光度较高的何一,如今币安的联合创始人之一,今日在币安媒体群里说下这样一句话“希望下次批斗赵长鹏、何一的时候,带上李书沸、TOM、陈欣、孙忠英、雷臻、王辉、张漾斌”。

这是何一对于今日徐明星和李书沸事件的回应。这个回应某种程度上,透露了OK集团管理层内部的一些问题,至少不是团结的。

根据何一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结识徐明星是在麦刚组织的私人聚会上,当时徐明星力邀她加入OKcoin公司担任CMO职位,随后何一拉来朋友赵长鹏,当时被外界称为“最强铁三角”,然后蜜月期没多久,关系开始撕裂,何一离职去了一下科技担任副总裁。

至于赵长鹏,二者更是直接发文互相伤害,由此结下恩怨。

笔者查阅相关资料,在OKCoin之前,赵长鹏曾出任过Blockchain技术总监,并与Blockchain签订了一份协议,根据协议,OKCoin将负责Bitcoin.com域名5年时间的运营,Bitcoin.com网站所产出的广告收入归OKCoin。因为运营效果并不佳,OKCoin要放弃这个项目。

但Blockchain创始人Roger Ver(比特币耶稣)却认为,OKCoin应该每月支付1万美元作为补偿,或者支付按广告收入的百分比。由此,OKCoin与Blockchain开始了长达数月的经济纠纷。

此时,赵长鹏指出OKCoin不遵守协议,而且拒绝支付他的薪水、伪造合同、有上千机器人、员工炒币等问题。OKCoin则反击赵长鹏存在多次欺骗行为,伪造与罗杰的合同、简历造假、对公司毫无贡献,不能胜任CTO等问题,最后对赵长鹏进行开除处理。

2017年赵长鹏创立币安,何一加入其团队,成为币安联合创始人。

如今的币安,除火币之外,成为OKex数字货币交易平台最强劲的竞争对手。

2017年从OKcoin离开的雷臻,随后创立了BiBox,欲将其打造为优质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同样为OKex的竞争对手。

包括陈欣、孙忠英、魏鑫、段新星等人在内,都在用行动表明,自己跟徐老板是不一样的价值观。

徐明星的孤岛与李林的“火币森林”

1985年,徐明星出生于江苏省洪泽县黄集镇双涧村,本科毕业于北京科技大学,研究生中途退学中国人民大学,多年以后,的确人如其名,他成为币圈和链圈的明星。

而中途退学,下海经商,据说是受到了马云影响。

2005年互联网创业潮诞生了一波新公司,中关村里被互联网泡沫击退的创业激情开始重新燃烧。

徐明星决定投身其中,他自信有成功的把握“我这样考试总考第一的人应该也能成功吧!”于是他退学了,一头扎进了互联网风口,却撞了一鼻子灰。

比如团购,徐明星曾经跟人合伙成立了一家名为“万团网”的团购网站,这家毫无名气的公司自然阵亡在了“百团大战”里;他参与过在线文库豆丁网的创立,后来行业被巨头称霸,豆丁网越来越难做,CTO徐明星早早就撤了;他甚至还尝试过餐厅O2O,但连续亏损几个月后,他再次发现:这不是一桩好生意。

其创业的公司,最终在互联网万众创业的那条路上成了一抹炮灰。

2011年,喜欢看美剧的徐明星在《傲骨贤妻》第三季看到一个词:Bitcoin,还记住了其中一句台词:bitcoin is the future,real is gonna change。

于是,他开始买币。这是一个与之前所有风口都不太一样的世界。与那些热血沸腾的创业风口不同,比特币市场当时并不为众人所知。徐明星似乎成了19世纪那场美国西部大淘金的第一波淘金客。

2013年徐明星成立了OKCoin,不可否认,作为数字货币交易最大的交易平台,OKCoin无疑是成功的,而徐明星不过33岁而已。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在商界,徐明星应该是属于年轻的成功精英。

创业一开始,OKCoin就拿到了创业工场和硅谷风险投资之父的Tim Draper10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

2013年千万美元级别的A轮融资投资机构还包括策源创投、曼图资本、创业工场等风险投资基金。

2016年9月27日及2017年12月14日,OKCoin又分别融资了5000万美元以及数千万美元,背后的投资方来自于旺家投资、千合资本、巨人网络、飞猪资本等。

(数据来源于天眼查)

OKcoin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是世界第一大数字资产交易平台,但是好景不长,随着创始团队高管的离去,OKcoin的业务开始下滑,徐明星的竞争对手如雨后春笋一般涌入市场,一个个新生的交易平台,开始逐渐蚕食OK的既有市场。

随着监管的到来,OKCoin被迫关闭,改头换面更名OKex转战海外。

然而,今年OKex却陷入多事之秋。先是造假风波——3月10日,OKex交易所被曝存在交易量造假。一位海外数据大师根据公开数据分析得出结论:OKex 93%的交易额为虚假交易。

李笑来在该文章下点赞,币安CEO赵长鹏则在Twitter上转发并评论称该文章是“非常好的深度分析”,助攻OKex交易造假。

前段时间,又有一批维权者堵在了上地群英科技园3号楼的OKcoin 办公室。这些投资者自称,在OKex 购买的期货单在达到爆仓线时,没有收到短信提醒,导致未能及时增加保证金。甚至有投资者表示,未参与交易的百万投资也被强行平仓。而OKcoin COO 潘晓军承认OKex 使用了机器人“增加流动性”。

但他依然未出面澄清。

做事谨慎,是圈内人对他的评价。比如OK的国际化,OK集团在海外的业务拓展,很少用OK的品牌,而是通过收购,继续使用收购标的品牌,为何切割风险,但背后实际运营依然为OK集团。 

一位熟识徐明星的圈内人士向火讯财经记者透露,徐明星身上,有部分中国企业家的一些通病:“他是属于低调闷声发大财的人,很难与别人共享利益。很聪明,也一眼能看出别人的优势和潜力,但他只是单纯的利用别人的优势和潜力,更像是利用一把工具而已,生性多疑,对职业经理人很难产生信任感,也不能给别人提供更高的回报,而他本人有些霸权主义,徐明星也在公司安插了自己很多亲信。”

李书沸在5月14日发的朋友圈“分手告知天下书”里,也印证了徐明星的以上评价:

“老徐是个技术男,不大会沟通,也许是很多聪明、天才的问题,他一个人带领团队创业,不习惯和其他人交代,这是他的管理问题。”

“他有他的难处,但他也有他的优点,努力,一天十几小时,甚至睡公司,很多事亲力亲为。这行业最接近钱,也许他还没习惯信人。”

还有赵长鹏,他曾在离开OK的声明中表示:“直到我辞职时,徐明星都单独持有OKCoin密码钱包的私钥。私钥的备份由徐明星的妻子和母亲持有,两人都是非技术人士。这就是OKCoin冷钱包的安全状态。我曾多次坚持转变到多重签名签名方案。徐明星已经答应,但总是推迟。”

相比于徐明星对于职业经理人的不信任,李林却有着截然相反的态度。

据不愿具名的币圈人士向火讯财经记者表示,李林的格局要高一点,虽说火币内部流动性也比较大,但是从火币离职的高管依然能够跟李林保持很好的合作关系,一个比较典型的案例是,当时火币有一位高管叫蓝建州,后面从火币离职之后自己创立了数字货币交易平台,但因为竞争激烈,没有发展起来,李林想让他回来,后来直接收购了这家交易平台。

“李林属于那种比较开放的心态,很容易相信别人,比较重要的事,也是放心交给自己的团队去做,不会过于掌权,离开火币的高管都跟李林形成了一个战略绑定的方式,就是你去做,我来投你,这就是市场上有之所以有火币系,但没有OK系。”上述圈内人士补充表示。

在OK集团的发展过程中,徐明星更像是一位孤军奋战的勇士,他喜欢他的事业,也有自己的执着,对公司的发展方向有着自己的预判和定位,但是在天时地利的情况下,没有人和的OK集团还能走多远?

注:本文为火讯财经专栏作家原创,转载请在文章标题后注明“文章来源:火讯财经专栏作家”,若违规转载,火讯财经有权追究法律责任。


蒂克

2篇

文章总数

27866

浏览数

新闻排行

“无异议函”真的是数字资产的免死金牌?

孙国峰指出,从国际经验看,监管沙盒实施对象都是初创型企业,自我发展动力不足,需要鼓励发展。

英国加密货币交易所设定“低”反洗钱以及恐怖主义融资风险

FATF断言,“我们并没有硬性要求金融机构评估新产品和商业产品及交付机制的风险,尽管这包含在非约束性指南中。”

币圈谋生

“只要站在风口,猪也能飞上天”

区块链行业需要真正的大佬

越是敢于在行业低迷时期为行业发声、为信众发声,就越能在行业红利时期收获更多声誉与信仰。

2018年加密货币用户数量几乎翻番

虽然加密货币市场遭遇下滑,但今年用户群的增长“预示着市场最终可能会复苏”。

警惕!莫让STO沦为大忽悠们的圈钱工具

但由于各国国情和法律的不同,国际上对STO的监管态度不一。

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期待的区块链世界也许是这个样子

互联网创造了信息大爆炸的世界。然而,人,作为这个世界中最重要的一环,真的从信息爆发中获益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