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现货ETF迎新进展:发行方为合规删除质押内容,ETH供需失衡或打开上升通道

转载
25 天前
5472
Nancy

文章转载来源: Nancy

作者:Nancy,PANews

持续数月的以太坊FUD因一根大阳线振奋市场信心。接连两日,以太坊现货ETF因多个突发进展大大提升获批率,以太坊价格应声大涨。市场预期普遍乐观,ConsenSys CEO甚至还表示,以太坊现货ETF对以太坊的“需求洪流”或将造成供应紧张,从而导致其价格对资金流入更具有反应性。以太坊或已开启牛市上升通道?

为合规删除质押内容,但以太坊现货ETF审批仍需时日

SEC对多家以太坊现货ETF审批截止时间临近之际,市场接连传来好消息。除了彭博ETF分析师表示,鉴于政治风向的变化,美国政府对以太坊现货ETF的立场可能会发生彻底改变,还有知情人士透露,SEC要求纳斯达克和芝加哥期权交易所修改以太坊现货ETF申请来为申请工作做准备,该监管机构倾向于批准以太坊现货ETF,并已对这些申请提供了意见。

当前,多家发行商已加速推进相关提案。6家现货以太坊ETF申请人已提交修订后的19b-4文件,其中包括VanEck、富达、Franklin、Ark Invest、灰度和Invesco Galaxy。19b-4文件用于向SEC通报允许基金在交易所交易的规则变更,是提交ETF获批的必要文件之一,据彭博高级分析师Eric Balchunas透露,听说SEC将在当地时间周三上午10点前将修订后的现货以太坊ETF的19b-4文件返还给他们,ETF Store总裁也给出了SEC或在本周或在本周批准的预测。

值得注意的是,或是出于合规需求,包括灰度、富达、ARK Invest和21Shares等均删除了质押相关内容。对此,Galaxy Digital公司研究主管Alex Thorn表示,如果关于美国SEC对以太坊ETF态度180度大转弯的猜测属实,他们或会尝试在以下两者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即ETH本身不是证券,而质押的ETH是证券,这也与他们的各种诉讼案件以及有关调查的报道一致。

不仅如此,富兰克林邓普顿和VanEck的以太坊现货ETF在DTCC(美国存管信托和结算公司)网站列出也被外界视为利好信号。但需要注意的是,在该资格文件中出现并不代表任何未完成的监管或其他审批程序的结果,这是DTCC为新的潜在ETF发行做准备的 “标准做法”,仍需等待SEC批准结果且时间并不确定。

另外,从SEC的批准时间来看,以太坊现货ETF正式推出或仍需数月。一方面,虽然19b-4被曝将被批准,但仍需等待S-1注册申请文件的批准,这是公司在公开发行股票之前必须向SEC提交的注册声明,且文件批准没有截止日期。根据知名金融律师Scott Johnsson的说法,从此前美SEC花费近4个月时间审查和修改比特币现货ETF的S-1表格以及5个月时间审查比特币期货S-1表格来看, 以太坊现货ETF或也将在S-1申请审批流程中耗费时间,可能至少几周,甚至可能几个月;另一方面,作为首批比特币现货ETF的“佼佼者”,贝莱德的加入也被认为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以太坊现货ETF的审批进程,据悉8月7日是贝莱德申请审批的最后期限。

值得一提的是,以太坊现货ETF的获批也被认为是美国对加密监管风向的转变。Variant首席法务官Jake Chervinsky对此表示,若以太坊ETF获批,则意味着监管态度在参众两院已发生重大转变,这件事或许比ETF本身更为重要。且Dragonfly合伙人Haseeb Qureshi也在X平台表示,“监管对以太坊ETF态度转变预示拜登政府将对加密政策软化,因为他们不想在选举竞争中‘小事’(指加密监管问题)而失去选票。未来几个月市场会看到其他监管机构也会出现态度转变。”

现货ETF需求和供应量减少或带动价格上涨

对于此前负面消息不断的以太坊而言,以太坊现货ETF获批可能性的大幅增加无疑打破了其人气低迷的现状。

除了以太坊价格创下近两个月来新高,市值超过Vanguard S&P 500 ETF和万事达卡外,以太坊相关的交易活动也激增,包括链上分析师余烬监测到多个巨鲸在以太坊价格上涨期间购入ETH,且多数有使用杠杆,以及Coinglass数据显示,全网以太坊期货合约未平仓头寸已达156亿美元,续创历史新高。

而市场也对以太坊后市行情予以看好并作出乐观预测。 一方面,以太坊现货ETF获批后将为其带来强劲的资金流入。例如,ConsenSys创始人兼CEO Joe Lubin认为,已经通过新推出的比特币ETF接触到比特币的机构“最有可能想要将投资分散到第二个获批的ETF中”,通过ETF购买ETH的自然、积压的需求将相当大,这使得ETH的价格对资金流入更为敏感。

渣打银行则指出,以太坊现货ETF被批准后的前12个月内带来150亿至45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即239-915万枚ETH的流入量,可能将推动以太坊价格到2024年底达到8000美元。而从比特币现货ETF也为比特币市场带来了数百亿美元的资金流入。根据SoSoValue数据显示,截至5月22日,比特币现货ETF总资产净值已超589亿美元,ETF净资产比率(市值较比特币总市值占比)达4.29%,历史累计净流入已超131.7亿美元。

同时,可供购买的以太坊供应量的不断减少也被认为是重要原因。如Coinbase在不久前的报告中表示,以太坊不存在“供应侧过剩的主要来源”,例如代币解锁或矿工抛售造成的压力。相反的,无论是质押还是Layer2增长都已被证明是ETH流动性的重要且不断增长的消耗途径。同样的,Joe Lubin也直言,相较于今年1月比特币现货ETF获批时,用于满足机构购买ETH需求的供应量将更少,且有很大一部分无法供ETF使用。链上数据显示,已有超过27%(截至5月22日,以太坊信标链质押总量超3255万枚)的总ETH供应量在以太坊网络上被质押。这些ETH被锁定在合约中,为其所有者赚取收益。很多ETH被用于核心协议、去中心化金融系统或DAO。

此外,Joe Lubin还提出,以太坊上的新活动将导致网络随着时间的推移销毁大量现有的ETH供应,从而将进一步限制供应。Ultrasound数据显示,自以太坊执行手续费销毁机制以来,以太坊总共销毁超429.8万枚ETH,整体供应增长率(即通货膨胀率)为-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