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胎」七年,苹果MR眼镜要来了

转载
14 天前
2168
36氪

文章转载来源:36氪

文:袁斯来 编辑:苏建勋

图片来源:由无界版图AI工具生成

这是苹果历史上很少出现的情节。

根据金融时报报道,苹果MR设备或将在6月全球开发者大会WWDC上亮相。不同寻常的是,苹果的设计团队和运营团队对发布时间产生了分歧,但这一次,库克站在了运营团队这边。

MR的工程设计团队希望能让设备更轻便后再发布,再花上几年也在所不惜;而以COO Jeff Williams为首的团队则认为,发布时机已经成熟,而库克也不愿意再延迟。

苹果从不会在设计团队认为不成熟时匆忙发布产品,何况是代表下一代平台的重磅新品,但即将发布的MR头戴将打破这个传统。

在过去,苹果产品设计团队拥有绝对的话语权。但世事变迁,在全球经济萎靡、iPhone都无法打动用户时,市场考量占了上风。

股价也证明了投资者的态度。消息一出,苹果股价应声上涨3%。

精雕细琢的年代过去了,在科技创新停滞的当下,一款具有先锋意味的产品,即便不够成熟也足以给行业注入新鲜血液,甚至引导方向。

苹果需要MR, MR市场也等待苹果太久了。


命途多舛的MR头戴


从苹果的定价和出货预期看,这不会是iPhone这样普通人触手可得的产品。

根据外媒报道,这款产品定价将达到3000美元,第一年出货预期在100万台。与此对比,iPhone初代发布3个月卖掉了100万台。

苹果的MR价格放在行业中可以说极其高昂,是Meta高端产品Meta Quest Pro头盔价格的三倍。

无论如何,发布本身是最重要的,苹果要以此证明自己的领导地位。

从库克做出的决定,也可以看出苹果这次有些赌博的意味,在此之前,市场一直在猜测苹果究竟是做MR还是AR,这一问题似乎有了答案。

苹果设计团队曾给出了一个方案,先发布一款VR设备争取时间,再加紧研发,直到能将重量降下来。但库克没有接受这个提议,而是要一步到位,直接发布MR设备。

根据外媒报道,苹果的设备包括一条腰带状电池,外形会接近于滑雪眼镜,同时会有一块显示用户表情的屏幕,这样使用者能和外界互动。

苹果MR设备泄露图。图片来自:  9to5Mac ,作者:Mr. White

苹果运营团队对这款产品定位是“第一代”(version one),功能相当有限。用户可以看沉浸式3D视频,互动式健身或者更真实的视频聊天。

从2016年开始研发至今,苹果一次次推迟发布。业内也看到太多的失败案例,最大的标杆Meta “all in”到VR后,股价一年跌去近一半。Meta的元宇宙部门不断亏损,裁员,出货量却没有什么起色。在中国,号称要做VR的大厂业绩各自停滞不前。更多创业公司早已悄无声息地阵亡在这条道路上。

苹果和它们相比最大的不同在于,它有绝对稳定的托底。iPhone、MacBook、iPad和软件服务会持续不断提供现金流,苹果的实力比依靠互联网广告业务的Meta雄厚太多。如果说谁能毫不畏惧地在黑暗中行走,直到摸索出路径,只有苹果。


匆忙上马


作为一个有前瞻性的领导人,库克比谁都清楚,苹果必须找到下一个平台。

而手机市场的疲软加速了他的紧迫性,2022年全球智能机的出货量创九年来新低,即便是苹果也很难寻找出太多亮点。

3月7日,iPhone 14新的黄色配色上市,刚发售就在黄牛市场破发。过去一机难求的盛况再难复刻。

苹果MR设备的开发并不顺利,且耗费了大量金钱和人力,苹果从2013年就开始收购相关公司,此后几乎每年都会有笔收购案。最近的一次,是2020年苹果收购VR体育内容公司NextVR与VR动画公司Space。

然而,MR头显上市时间一再推迟。到2019年时,开发团队的主管Avi Bar-Zeev离职,一度传出苹果暂停AR/VR开发的信息。

就在今年2月,长期跟踪苹果的分析师郭明錤还发布报告,称苹果因为软件开发受阻将推迟MR设备发布,并且2023年出货量不会超过50万部。

其实,2019年传出苹果AR团队解散时,就有无法做到轻量化的问题。这也是整个行业未能突破的关键瓶颈。显然,三年过去了,苹果还是没有很好地解决困扰。

在过去,设计师团队在苹果内部有极高的话语权。不顾设计团队的顾虑提前发布产品,曾经是件难以想象的事。但从2019年苹果首席设计官John Ive离职后,设计团队地位已然下降,汇报的上级也成了COO Jeff Williams。

苹果内部正经历人事动荡 。从2022年下半年开始,苹果十几个高管出走,且很多已经做到VP级别,其中包括首席产品设计师Evans Hankey,而很多基层工业设计师也离职去了Ive的新公司。

内部高管离职潮之外,整体消费环境也并不乐观。根据苹果2023年第一财季报告, iPhone销售额同比下滑8%,公司净利润同比下滑达13%。

在长达7年的研发后,苹果公司对新一代平台的开发耐心到了一个临界点。根据苹果前工程师的说法,研发团队承担着巨大的“出货压力”(huge pressure to ship)。

这显然不会是一款完备的产品。然而,苹果等不起了。哪怕是一款昂贵到没什么人能买单的试验产品,它们也要证明自己没有在XR上缺位。

库克掌舵12年后,iPhone市场份额暴涨,也出现了AirPods这样风靡全球的产品。MR头戴在设计团队看来还谈不上成熟,它是会成为只卖出10万台的电脑Apple Lisa ,还是会成为iPhone,成为AirPods,没人能预判。